台灣社會中最需要被大家關心的某個年輕的弱勢族群

文/陳海源

在台灣社會中,有一群人,他們是一群年輕的弱勢族群,通常,我們會稱他們為「自立少年」。自立少年的孩子們的人生普遍因為在原生家庭的背景與功能失常了,而有另一部分的孩子則是會被家裡的長輩用暴力對待或者是有會被性侵等之類的問題存在,那因著上述的種種原因,所以那些自立少年的孩子們在年紀還很小時就必須要開始離開自己的原生家庭,之後,他們會住進像是育幼院等之類的地方,但只要一旦他們的年紀到了15歲或者是早就已經超過了15歲,那他們就又要再度從本來所居住的某個安置機構中離開,等於又是要再一次的去找尋到下一個可以讓自己暫時短暫能安身立命的地方。

那在以上所提到的孩子們,其中,有些運氣比較好的孩子是在離開了之前所居住的安置機構,接著,之後,就能很順利的直接返回了自己原本的原生家庭繼續去居住,但其實那些運氣比較好的孩子只能算是少數,因為經過統計,大概還有約7-8成的孩子同樣是在年紀也都是差不多的時候就離開了之前居住的安置機構,接著,之後,那些孩子本來的原生家庭那一直以來所存在的問題還是依然沒有得到解決,所以等於那些孩子在離開了安置機構,之後,還是依然無法順利的重返自己本來的原生家庭去居住,也因此,有面臨到以上的困境的那些孩子就必須要比同年紀的大多數人開始去學習如何一個人更早的在這社會上自力更生?
 
所以對比非常多自立少年的孩子們,那些從小就生長在原生家庭的背景與功能本來就很正常與健全的孩子,在生命中的各種階段,可以擁有來自家裡的一切資源去幫助他們能順利的去完成學業與追求夢想,以上的種種情況相較於自立少年的孩子們在自己人生的一生中所會面臨到的那一切所有的常態性的挑戰,有很多的因素都會使自立少年的孩子們的生活會過得比非常辛苦。
 
所以那些自立少年的孩子們,他們需要的是更多的被這個社會的其他人給看見,讓那些人會願意去認識與重視有關於自立少年孩子們在面對自我生活時那些常會發生的種種問題,而且因為可以想見的是在目前整個台灣的社會中,肯定還有非常多的人不管是對有關自立少年孩子們的存在或者是與他們有關的種種的社會議題,不會感到陌生才奇怪,所以對於那些每個屬於自立少年的孩子們在自己的成長過程裡所會遇到的那不少的問題想要得到改善,那首先就必須從開始要有大量的社會倡議的工作模式去著手。
 
而在名為「被埋沒的聲音:離開家外安置照顧青年之自立生活經驗」的論文中有特別指出目前國內有其中一部分的自立少年的孩子們所面臨到的那實際的生活困境有哪些?例如有:「教育學習」、「勞動就業」、「經濟所得」、「身心健康」、「社會福利制度」等之類的問題存在,那理所當然對很多不少國內的自立少年的孩子們在以上所提到的那些生活困境當中,他們都是屬於這個社會上比較弱勢的「年輕人」。
 
那在以上所提到的論文中也很容易就可以看出那些關於有不少國內自立少年孩子們的很多的生活困境幾乎都是環環相扣的,那我也認為,如果國內很多自立少年的孩子們在生命中各種受教育的階段裡,在金錢上能讓他們是處在一個毫無後顧之憂的狀態裡,這時候,我想,其實就有不少國內自立少年孩子們所面臨到的某些生活困境就能有機會開始大幅度的去改善了。
 
但是當然國內有很多自立少年的孩子們所面臨到的每個生活困境並不是通通都是跟金錢有著很直接的關係,因為真的還是有很多的問題想要得到改善,最需要的,就還是要更多更多的用社會倡議的工作模式來進行,那就是要讓民間的任何機構能去跟政府產生有非常良好的溝通效果,這樣子,政府對於這些國內不少自立少年孩子們所落實的每個政策也才能真正的去滿足到那些孩子們的需求。而且,有關政府社會福利政策的落實也應當由中央去訂出一個統一的標準來,而不是在不同的區域有著不同的政策落實,這樣子,對於國內的那些自立少年孩子們在人生成長的路上會產生資源分配不均的現象。
 
「而教育,是世界上最具有投資報酬率的投資」,這是一種在學理上的基本假設,所以對於從教育的觀點出發可以如何幫助國內的那些自立少年的孩子們去改善他們在生活上的很多困境?我認為這是政府跟民間的任何機構有需要去研究與做進一步討論的地方,因為這真的非常重要。而教育的本質與初衷就是要協助這世界上的任何一個孩子探索與發展自我那與生俱來就有的天賦,並且一生都能去活出一個屬於自己的「自我實現之需求」能被滿足的那個精彩又獨特的生命,而以上所說的一切對於世界上的任何一個孩子來說,不管他們從小到大的生活環境背景如何?教育的本質與初衷還是依然永遠都是不變的,當然,對於這世上的每個自立少年的孩子們來說,也是如此。
 
其實,教育,它,就是良心事業,而一名好老師的價值也是無與倫比的,一名好老師,他能讓任何一個學生去「喜愛學習」、「探索自我」、「認識自己」、「找到天賦」、「自我實現」,因為一名好老師他擁有那個能力能去點燃任何一個學生心中對於想要認真去學習的那個強大的熱忱與渴望。而當一名學生能夠真正的去喜愛學習時,那這名學生的人生就會充滿著那無限的可能,讓非常多的人也都對這名學生的未來充滿期待,以上是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孩子身上的「優勢觀點」來看都是如此,我深信,那在世界上的每個自立少年的孩子們的身上也是一樣,所以其實,我認為,每一名社工對於這世界上任何一個自立少年的孩子們,除了對他們日常生活中的需求要有那最基本的認知能力外,再來就是,每一名社工也都要能有每一名好老師的身上所會擁有的那很不可思議的能力,就像上述所說的一樣,就是每一名社工都要能夠去啟發與點燃這世界上每一個自立少年的孩子們的心中能真正自發性的去熱愛學習的那個熱忱。
 

而最後,我要補充說明的是,以上針對國內有不少自立少年的孩子們所面臨的那些生活困境所提出的一切,只是單純的探討對於如何幫助那些孩子在現階段或未來都能擁有一個更好的生活去說出我的看法?我無法也並未針對在名為「被埋沒的聲音:離開家外安置照顧青年之自立生活經驗」的論文裡所提到的關於國內不少的自立少年孩子們所面臨的那每一個生活困境去述說自己的看法,所以,同時,我也非常希望有更多的人也都能一起來認識與了解關於國內的自立少年孩子們的生活中所會遇到的那各種的議題,所以,就讓我們一起動起來,去開啟每一個國內的自立少年孩子們的潛能,激活他們的求生意志,善用他們的天賦,也進而去創造出一個更好的台灣社會出來。

*(作者:現為文字工作者,熱愛閱讀與寫作,所以時常被媒體刊登有關於評論社會時事的文章,另外,從小就是基督徒,所以信奉「施比受更為有福」、「助人為快樂之本」的理念,那在私底下也曾多次前往國內的花蓮、台東、平溪等偏鄉與在海外的柬埔寨等國家參與志願服務的工作,且對於國內外教育領域的關心也擁有極大的熱忱,尤其是關注國內的偏鄉教育問題,以及探討有關世界上其他先進國家的教育體制,並從中找出值得台灣教育制度借鏡的優點,寫成文章,投稿媒體,目的是希望能為台灣的教育貢獻自己的一點能力,也盼望能藉此為社會發聲。)